離人之境



什麼叫"宅",這才是"宅"!!

上篇所提到我正在玩紙上RPG(也就是俗稱的跑團)

就是一群人各自有各自擔當的角色,

由一位當作整個故事的主導者(俗稱的DM)

控制故事流程及方向,基本上編劇導演跟環境設定都得要會啦^^

而其他參與的人扮演各自所創造出來的角色,

而完成一個故事。(像羅德斯島戰記也是這樣產生的喔~)

下面所敘述的就是我扮演的角色目前最新的進度。

ps.已經把繁複的丟骰動作全部去除,直接呈現結果~

ps2.標題來源,因為可愛的夏實美眉聽到這個遊戲,一臉不可置信的說"好宅的遊戲喔XD"



晨間,刺眼的陽光映入我的眼簾,
讓人即使不想睜開雙眼都無法辦到,
即時是在平時都是一件不易的事,
何況經歷過昨夜的提心吊膽‧‧‧
更加不容易再睡回籠覺了。

當腦中想著一件事的時候,
很不容易擺脫,因此在梳洗完畢之後,
我起身前往魔法學院找埃利特。
當我走進埃利特應該在的位置時,
空間之中瀰漫了一種靜謐的氣息,
彷彿這個空間從不曾存在過人的氛圍。

「妳是埃利特的學生嗎?妳知道他去哪了嗎?」
我隨口問了一個身穿白色亞麻長裙的學生,
『老師出門去收集實驗材料了,可能過幾天才會回來。』
出門收集材料?我心想大概是去研究土木工程吧‧‧‧

既然找不到人,我就漫步往金錢龍的方向而去,
途中經過了人聲鼎沸的市集,
叫賣聲及出價聲就如同在佩堤聽著光耀海的浪潮一般,
一波接著一波此起彼落,絲毫沒有停歇的片刻。
這一幕讓我不由得駐足停下望了許久‧‧‧

「耶老呢?」
『他人在總管房間,鑰匙在這兒。』
櫃檯順手放了把鑰匙在桌上表示他在這鑰匙能開的房間裡。

叩叩叩‧‧‧ 叩叩叩‧‧‧

敲了好幾聲也沒人來應門,
於是我將鑰匙放進與它密合的地方順時針用力地轉了半圈,

‧‧‧‧‧‧

開著的窗戶、整齊的桌椅、疊好的棉被以及用茶杯鎮著的白紙,
嗯 看樣子人大概是出去了,出去晃晃再過來好了~

等等!鎮著的白紙!?

我用力地快步走過去,將茶杯鎮著的白紙一把拿過來,

『嗨~ 領主大人,我跟小埃一起去寒冷的地方,
教廷那邊你自己應付一下,千萬別太天真囉!』

挖哩咧!把這些麻煩的事情丟給我自己跑去玩堆雪人,
而卡修那個死人骨頭,一進王城大概會瞬間變成堆肥,
雖然我也知道你們跟教廷的相性相當的不合,
但‧‧‧這樣‧‧‧實在是讓我無言以對‧‧‧

因為身繫領主之名,又是我主動向教廷提出面見教皇的請求,
只好自己一個人去面見教皇‧‧‧

往教廷的途中,早上那一幕不停地在腦中反覆播映著,
教廷的外面站著兩個身穿印有象徵伊奧勒斯圖騰鎧甲的聖殿騎士,
那個我曾經憧憬,也帶給我最大失望的圖騰‧‧‧

「請代我向教廷通報 佩堤領主 雷恩‧阿蘭斯 懇請面見教皇。」

兩個聖殿騎士交頭接耳了一會兒,向我說了聲請稍待,
其中的一個就往教廷的深處走去。

這時我將身軀靠在教廷外的樹幹上,
伊奧勒斯的圖騰及早上那一幕在我的腦海中不停的交錯著,
我的內心悄悄地浮現了一絲絲天真的想法‧‧‧

『領主閣下,請跟著我過來。』

教廷祭司一句話將我從空想的範籌拉回了存在的世界,
同時也中斷了我的思緒,讓我不得不注意現實的狀況。

隨著領路祭司細碎的步伐我一路走向教廷的深處,
我心中不禁輕笑想到,我這個叛教者走向宗教的中心,
這種狀況彷彿是被吞噬掉的感覺。

到了一處類似擁有貴族頭銜才能擁有的房間時,
領路的祭司請我稍待,轉身開了另一個門走出,
處於獨自一人的狀態時,又進入了空想的範疇‧‧‧

一會兒一位穿著紅衣,一付正直和善樣貌的祭司朝我的方向走來,

『閣下,關於你想面見 教皇猊下的請求,不知能否將原因告知,
因為除非必要,否則基於保護 教皇猊下的安全,我們並不願意
輕易讓他人接觸 教皇猊下。』

「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想向 教皇猊下本人稟報。」

『喔~ 是多麼重要的事呢?因為 教皇猊下正在清修,除非有危及
國家或教廷的事情,否則我們會排拒一切可能打擾到 教皇猊下
清修的任何事情。』

「相信您已經看過魔法學院這一次的學院研究報告了吧。有人或者
團體想要破壞聖燄封印,促使死寂之王的復活,而我的幕僚所蒐
集的情報之中有與破壞聖燄封印相關的物品。」

『什麼樣的物品呢?』

我從懷中取出了卡修畫給我的圖騰,以及埃利特騰下來的禱文,

『這‧‧‧這是‧‧‧古代象徵伊奧勒斯的圖騰以及禱文,這不可
能跟破壞聖燄封印有關係呀!』

紅衣祭司露出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彷彿這些物品根本不可能存在
這世上一樣。

『這些物品的來源是‧‧‧?這些事情事關重大,我必須全盤了解
再稟報 教皇猊下,由他決定是否接見閣下。請閣下務必將這些
物品的來源清楚的說明。』

此刻,不知為何我腦中那個天真的想法逐漸的明顯起來,
或許過去的那些事情是聖殿騎士團自己的作法,
而不是受到教廷所指示的行為‧‧‧
或許我內心的深處仍舊試著想要去相信‧‧‧

「相信您對於我領地內及幕僚的事有些了解吧,這些物品是我手下
的幕僚在修泰那事件時,遇到三個女巫類似召喚死寂之王的儀式
時,所發現的。」

『所以領主閣下認為這些物品跟召喚儀式有什麼關聯呢?』

「綜合各方面的情報讓我推斷死寂之王的現世,跟尚未成為國教的
古伊奧勒斯教有相當程度的關係,我的推測就是排他性的實踐。」

『這個事情影響之鉅是不可言喻的,請閣下稍候,我馬上為您稟報
給 教皇猊下得知。』

說罷紅衣祭司就向著另一道門快步的走出‧‧‧
不久後一位身著青色祭司袍,外貌看起來十分年輕的神職人員走進
房間來對著我說

『閣下, 教皇猊下答允與您會面,我將引領閣下前往教皇廳。』

隨著青衣祭司急促的步伐,左曲右彎的到達了一個雙開的木製大門
之前,青衣祭司開口道

『閣下,就是這裡了,請。』

我依言將雙開木製大門推開,這一刻我聞到了一絲熟悉的香味,
是昨夜那個黑袍女子的具有百合淡雅清香的香味,那麼的誘人、
那麼的‧‧‧致命‧‧‧

推開門的瞬間我與對方撞個滿懷,
撞上去的感覺相當的柔軟,而在這份柔軟之中,
卻有一種與這份清香柔軟完全悖離的感覺,
是金屬製品的那種生硬冷冽的觸感‧‧‧
還有一股令人作嘔的‧‧‧血腥味‧‧‧
之後‧‧‧我的意識以飛快的速度被黑暗吞噬‧‧‧
[PR]
by midamaiya | 2007-10-10 17:31 | 茶餘飯後 | Comments(0)
<< 賀賀賀!! La New Bears 不可愛的科羅莎美眉‧‧‧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