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人之境



カテゴリ:囉哩叭唆( 40 )


有些心情一定得當下用書寫的方式記下來,

畢竟這些心情也不適合放在心裡,

那樣對心理衛生不好^^

這兩天老友來訪,聊到有關過去,

不怎麼堪回首的過往‧‧‧

雖然已經沒有任何的感覺了‧‧‧

對於聽到這些事情,

就當像在聽別人的故事一般,

還是會為故事中的人物稍為感到一絲絲的氣憤‧‧‧

而除了些許情緒的波動外,

我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放下了妳給我的罪,

也放下了我給我的罪,

或許友人說的不一定是妳的心情,

也不一定是最正確的事實,

可是‧‧‧我想去相信‧‧‧

因為‧‧‧我真的不想再去背負‧‧‧

畢竟連我都相信我自己是錯的,

這樣負面思緒的壓力,

我不應該也不願再承受,

尤其是當我已經將自己的心打開、檢視及重塑之後‧‧‧

過往的事情就讓他順著時間這條長河流向我不知道的彼方,

細節講得再多,我已經不在意的時候,

就只是一般故事的起承轉合,

無須深究,

也無須掛心,

這只是一個不有趣的小故事罷了‧‧‧
[PR]
by midamaiya | 2008-03-20 01:31 | 囉哩叭唆 | Comments(1)

因為要寫

所以就寫~
[PR]
by midamaiya | 2008-02-27 23:31 | 囉哩叭唆 | Comments(0)

意念

人的意念就像水一樣,

雨或雪一般急速的在某處落下,

陡然間就這樣的落了下來,

無從去探索,無理可考究‧‧‧

散落在各地,隨著各種環境、狀況改變,

除了自我是水分子這一點外,

無法隨意的改變自己的型態,

從葉片上的水滴交織成涓涓細流,

從山林裡不停躍轉流動的小溪匯聚成為穩健的大河,

最後投入海洋無限寬廣的懷抱‧‧‧

這一段經歷就好像意念從一開始的奔流、凝集、匯聚而至沉澱。

透過陽光熱情的照耀,使水分子再度活潑盎然了起來,

雀躍的飛舞升上天際,成為隨處飄揚的雲朵‧‧‧

收過我賀詞的人再點吧
[PR]
by midamaiya | 2008-01-11 00:34 | 囉哩叭唆 | Comments(0)

2008開始的第一篇^^y

明明想在元旦的1月1日留下這一篇,

剛剛才熊熊想到這個部落格的時間‧‧‧

是以日本的時間計算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結果無論如何都會變成1月2日的了,

淡咧!我想到了!!先送出再修改就會是1月1日的了XD

送出啦啦啦啦啦啦~

花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樣就是1月1日的記事啦(樂)

就在2008年的第一個凌晨,

101的煙火照耀在我同學欠打的臉上,

居然特地來宣布他脫離去死團,

要不是到場人數不足,再加上他女朋友就在旁邊,

我一定號召一堆人把他抓起來在華納威秀阿嚕吧= =凸

果然‧‧‧這樣子的場合很容易讓心情開朗,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前進,

周遭的人期待的神色也愈來愈明顯,

最重要的是每個人都在期待結束倒數那樣一起大聲吶喊的氣氛,

真的很棒^^

不過,我跟水雞卻得一直忍受萬趴狂放的閃光彈,

這是美中不足的地方‧‧‧

在回程時經過永吉路時(塞車中,有很誇張的安全帽海XD)

正當我跟水雞塞在路上連移動一公分都是像精衛填海般困難的時候‧‧‧

旁邊坐在轎車內的正咩(其實很暗沒看到,但她們讓我覺得即使稱她們是正咩也是值得的)

向周遭都糾結在一起的路人機車轎車道"新年快樂"

忽然‧‧‧那冷冰冰的空氣就這麼暖和起來了^^

龜速移動到人行陸橋下時,有有一群年輕人(應該是高中生吧)

在陸橋上一起大聲說新年快樂,

我跟水雞是帶著暖和又愉快的心情踏上回家的路程。

言而總之,總而言之就是新年快樂啦!!

補上昨天忘記補的照片XD(依舊是30萬畫素‧‧‧)

e0068317_1316630.jpg

[PR]
by midamaiya | 2008-01-01 23:58 | 囉哩叭唆 | Comments(0)

一首歌

花心
作詞:厲曼婷 作曲:喜納昌吉(Kina Shoukich) 編曲:Easy Band(江孝文)

花的心藏在蕊中 空把花期都錯過
你的心忘了季節 從不輕易讓人懂
為何不牽我的手 共聽日月唱首歌
黑夜又白晝 黑夜又白晝 人生悲歡有幾何

春去春會來 花謝花會再開
只要你願意 只要你願意 讓夢划向你心海

春去春會來 花謝花會再開
只要你願意 只要你願意 讓夢划向你心海

花瓣淚飄落風中 雖有悲意也從容
你的淚晶瑩剔透 心中一定還有夢
為何不牽我的手 同看海天成一色
潮起又潮落 潮起又潮落 送走人間許多愁

春去春會來 花謝花會再開
只要你願意 只要你願意 讓夢划向你心海

春去春會來 花謝花會再開
只要你願意 只要你願意 讓夢划向你心海

只要你願意 只要你願意 讓夢划向你心海

========我=愛=一=條=柴==========

一邊騎車回家口中一邊哼唱的歌曲,

一邊騎著一邊唱著,一邊唱著一邊想著,

想著那沒聽過的電話鈴聲,

不知不覺間‧‧‧門已經到了‧‧‧
[PR]
by midamaiya | 2007-12-18 19:34 | 囉哩叭唆 | Comments(0)

本來有些事想寫的‧‧‧

自從上次寫完週記要上傳時,

因為伺服器維修‧‧‧就‧‧‧

不見了!!

之後就有點懶了‧‧‧

本來有些事想寫寫,但是‧‧‧

太晚了‧‧‧

該睡了‧‧‧
[PR]
by midamaiya | 2007-11-23 01:34 | 囉哩叭唆 | Comments(0)

發現

漫步走在狹窄的巷弄之中,

望著一整排三四層樓高的獨棟式建築,

耳聽菜販充滿活力此起彼落的叫賣聲,

在這一瞬間,彷彿走進了過往的時光,

走進了屬於這塊土地最原味的生命中‧‧‧

我忽然懷念起學生時代所處的地區,

那些樸直又純粹的地區,

雖然那是我不擅應對的環境,

人與人也老是閒談著瑣碎小事,

卻蘊著單純、直接、而且真摯的情感,

溫暖到會讓我這種彆扭的人感到不自在‧‧‧

這裡是那卡西的溫泉鄉 ─ 北投

台北是個只要細心注意就常常可以發現驚喜的地方,

雖然很多的人給了台北冷漠、快節奏等等的刻板印象,

當揭開這層表面時,這個城市將會展現富有表情的各種風貌。

所以有機會在這個多采多姿的城市中隨意走走時,

多留心一下周遭的人事物,就會有許多小小的屬於自己的意外驚喜在等著呢XD
[PR]
by midamaiya | 2007-11-02 00:32 | 囉哩叭唆 | Comments(0)

不可愛的科羅莎美眉‧‧‧

凹嗚~沒看過這麼討人厭的颱風!!

不早一點來,讓我在星期五開了一個會,

就多了兩份paper要寫‧‧‧

星期六來了夾帶超乎想像的大風大雨,

我家窗戶的窗溝變成噴泉="=

光是塞窗溝、舀水就耗掉了整整一天,

還掀翻了機車,讓我冒著大風大雨跑出去將機車扶正‧‧‧

說至少會持續兩天‧‧‧結果今天就沒了‧‧‧

排定兩天要作的事情,統統擠在今天做完‧‧‧

本來以為不跑團(紙上RPG)了,結果還是要跑‧‧‧

讓我跑團的角色徘徊在生與死的夾縫間‧‧‧ 囧rz

(↑這是遷怒吧‧‧‧明明就是自己骰運不好‧‧‧)

現在她拍拍屁屁走了,又讓我明天沒颱風假,

除了台北之外又波及到農作較多的縣市,

讓菜價飛揚,同時讓農家跟消費者都叫苦連天‧‧‧

科羅莎美眉‧‧‧我討厭妳‧‧‧
[PR]
by midamaiya | 2007-10-08 02:47 | 囉哩叭唆 | Comments(0)

網路

讓視界變得更寬更廣,

也讓人與人之間變得既淺又淡,

感覺經由網路這個介面所透出來,

卻呈現了另外一種獨特的力量,

一種將人與人切割得更分離的力量。

直述句,描述的是這個世界目前的趨勢。



看了一齣電影,想了一下週遭,

就會為這個現象感到莫名的驚慌,

雖然我並沒有抗拒這個現象,(所以才會在這邊打這篇文)

只是我卻還是感到一種好孤單、好寂寞、好心疼的感覺‧‧‧

一種聲嘶力竭的哭喊,

卻沒有絲毫的聲音表情,

或許換個方式說即使是有吶喊的聲音,

卻在自己及週圍之間建了一道隔音牆,

讓人聽不到也無從看到‧‧‧

隔得久了,自己也漸漸地好像麻痺一般,

對於週遭也一點一滴的失去知覺‧‧‧

這很像一種"放的開"的意識形態,(至少我曾這樣認為)

不過那只是關在高塔上,

看著遠方時伸出手掌去掌握,

彷彿把這世界握在手中的一種感覺,

事實上,看的是踏不到的地方,

握的是一無所有‧‧‧

所以當有人將我的塔像俄羅斯人偶,

一層又一層敲飛時,

我卻因為害怕於會失去當時能在塔上獲得的虛無,

而咒罵努力在敲毀塔的人‧‧‧

嗯‧‧‧好久了‧‧‧

夜也深了‧‧‧
[PR]
by midamaiya | 2007-09-16 04:17 | 囉哩叭唆 | Comments(2)

反省

明明我就了解言語可以讓人傷到多痛的程度,

言語暴力無論是當加害者或受害者我都深刻的感受過,

我早就該知道成為加害者的那種不安是多麼令人難受,

我也很清楚作為一個受害者的那種無助如何叫人絕望,

明明早就該了解、該警惕又不應該作的一件事,

我還是這樣讓自己肆無忌憚用尖酸刻薄的話語,

去傷害我週遭、我關心、我關愛的人‧‧‧

不管用任何一種藉口行使的言語暴力,

都是用最尖銳的利刃,

在已經殘破不堪的內心剜下一刀,

讓人再怎麼拼湊,也拼湊不回完整的自己‧‧‧

曾經‧‧‧我幾乎找不回自己,

迷失在一個不知道自己的、黑壓壓的、窒息的平行世界中,

但是‧‧‧在週遭許多的刺激以及關心我的力量扶持,

我尋回了自己的同時也知道如何對應語言暴力,

那時,知道用同樣的方法回敬,就在那個懵懂無知的年代,

總是傷透我摯愛的人的心,我依舊渾然不覺,

甚至還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很厲害,

直到我再也沒有機會向我摯愛的人道歉的那一刻,

我才醒悟,透過尖酸刻薄的語言,

只會傷透彼此,滿足一時自己自私的慾望而已,

既不足取,也不可取‧‧‧

真的很笨、又很傻‧‧‧

那時,我崩潰的跪在樓梯間大哭‧‧‧

因為除了無法道歉的同時,

我知道我再也沒機會對他說一句簡單的話,

簡簡單單的三個字"我愛你"

一句我蹉跎二十幾年卻從來沒親口告訴他的話‧‧‧

所以,從那時起我就盡量克制不讓酸言酸語任意的出口,

因為兩種痛都是我無法去承受的痛,

因此,對於我自己今天的苛薄言語,

無論受話者會不會原諒我,

我都無法原諒自己‧‧‧

我會好好想該怎麼讓自己警惕這一次的錯誤‧‧‧
[PR]
by midamaiya | 2007-08-29 23:59 | 囉哩叭唆 | Comments(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