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人之境



外島記趣

稍微瀏覽了一下最近記事的內容‧‧‧

忽然發覺‧‧‧居然都沒啥開心的事!!

雖然十有八九,但放任心態這樣下去是不行滴~

漫步在小雨點點往小吃店吃宵夜的路上,

沒來由的想起當兵時一些站夜哨的瑣事,

忽然自顧自的笑了起來‧‧‧(←不過站在別人的角度看應該是個腦殘XD)

==========阿===呆===的===分===格===線==========

不得不先說一下我當時駐防營區的地理位置,

位於沙灘附近,左右都有水泥牆隔開道路與海岸,

沿著牆往深處走會有我們部隊的一個哨點,

正副哨各一人,正哨、大門哨與安官一起在雙時換班,

副哨則於單時獨自換班‧‧‧(←那邊真的是超級漆黑XD)

故事就發生在一個涼爽的秋季凌晨‧‧‧

我百般無聊坐在安官桌邊抓著展翅約三公分的蚊子玩,

一邊埋怨著最近總是站12-02或02-04這種爛哨時,

忽然一陣刺耳的引擎聲從坡上傳來,並且愈來愈近,

直到從營區門前一輛白色轎車疾馳而過才逐漸停止。

看來應該是停在沙灘那邊吧‧‧‧?

百姓的事,當兵的能不管就別插手,

不然通常都是惹了一身腥‧‧‧

大門哨說了這些後就繼續拜訪周公去了‧‧‧

我想想好像也是,況且查哨官還沒來‧‧‧

要是我去關切的同時,來查哨‧‧‧

只剩下一個打瞌睡的大門哨‧‧‧安官人不知道跑去哪‧‧‧

想了一下,禁閉室的空氣應該不會比較清新,

我還是繼續堅守崗位跟蚊子廝殺好了~

想著這些事情時,不知不覺就到了單時要換副哨了,

此時請大門哨帶下一班的副哨到哨點換哨回來,

我則繼續堅守崗位等待查哨官神出鬼沒的突襲‧‧‧

這天的上一班副哨‧‧‧剛好是屆退的老兵‧‧‧

(屆退的老兵很大尾的,連部隊主官都不會想這些老兵牽扯太多)

就這樣,我們的上兵副哨跟大門哨回來時,

發現白色轎車的人在沙灘那邊活動著,

正想過去時,大門哨說:等回大門再叫安官跟你過去,這樣比較名正言順‧‧‧

(挖哩咧‧‧‧何必這樣咧‧‧‧對百姓‧‧‧怎麼都不會順啊‧‧‧)

於是大門哨跟我保證在我跟上兵回來前絕對不會打瞌睡‧‧‧

其實‧‧‧過去的途中一直是很忐忑的,

如果只是單純的走私,或許就可以睜隻眼閉隻眼當作沒看到‧‧‧

畢竟我們只是一般後勤部隊並沒有司法警察權。

但如果是偷渡‧‧‧在這個小三通的年代‧‧‧

需要用偷渡才能過來的‧‧‧這情況就很難拿捏了‧‧‧

過去的路上除了握緊安官用的電擊棒外,

順便也提醒上兵持槍並且隨時準備作射擊姿勢(雖然子彈在我這‧‧‧)

一路躡手躡腳的走近沙灘‧‧‧往海邊觀望‧‧‧

嗯‧‧‧沒有漁船的燈火‧‧‧也沒有漁船靠岸的蹤跡,

只有一輛白色轎車及靠在白色轎車上的人影‧‧‧

呼‧‧‧還好‧‧‧心中的大石頓時落地‧‧‧

不過走愈近,發覺有兩個聲音並且有女生的聲音‧‧‧

放心之後人的膽子也就大了不少,

於是我將手電筒打開並舉起來,

這一照‧‧‧照出了兩條白帶魚‧‧‧

而且就在轎車旁糾結成一塊‧‧‧

對照我剛剛的心境,有種無以言喻的感覺,

正當這兩條白帶魚處於受驚嚇狀沒有動作的時候,

我就大聲對他們說:「抱歉!這裡是軍用港口有實施宵禁,請盡速離開!」

這兩條白帶魚就直接把衣服往車裡丟,順便鑽進去,

直接一溜煙的開著車走了,真是的‧‧‧

害我白緊張這麼久,結果只是單純的露天愛情動作片‧‧‧

回程的路上‧‧‧上兵不斷的向我抱怨,

ㄚ是不會走近一點再舉手電筒或乾脆直接在旁邊看完喔‧‧‧

大哥‧‧‧你下哨了,可是我還在執勤捏‧‧‧

如果為了看實況愛情動作片而進禁閉室,會被笑死啦‧‧‧
[PR]
# by midamaiya | 2009-09-19 03:57 | 囉哩叭唆 | Comments(0)

太甜的糖衣會導致蛀牙‧‧‧

每天都會有著快要過身的感覺,

除了生理上紮實的疲累外,

心靈上的壓力也是持續不斷累積‧‧‧

即使是假日也不能停止的電話回報,

明定一小時卻只有咀嚼時才算的午休時間,

每日下班後又要為了心得報告跟隔天考試內容燒腦漿‧‧‧

只能盡力卻無法盡心的狀況,

雖然表現出來的成果還算不錯(同事說的),

但也確確實實的將反作用力帶至心靈深處‧‧‧

工作終究是要理性的思考其現實面,

而非由感性的對於某一人、事、物的好感決定。

因為並非如感情一般,當累了、痛了的時候,

有個可以依偎、傾訴的伴‧‧‧

職場上累了、痛了,每個人皆是如此,

當同事們自顧不暇時,誰能有多出來的心思去關照他人,

除了站在高處的同情之外‧‧‧

累到擠不出什麼啥狗屁倒灶的感想了!!
[PR]
# by midamaiya | 2009-09-01 00:01 | 柴米油鹽 | Comments(0)

身處黑暗就只會看到光明,大家加油!!

其實我很不喜歡將文章放在這個分類,

因為都不會是開心的事情‧‧‧
[PR]
# by midamaiya | 2009-08-18 01:18 | 起落無常 | Comments(0)

八月的風

赫!赫!赫! 心帖gen空 係某咧丹郎A!

夏天‧‧‧好熱的夏天,

假日即使是攤在家中地板,

卻仍然全身黏踢踢的一直冒汗,

熱到一整個沒幹勁‧‧‧

除非使用工業革命後人類最偉大的發明,

否則對於這種天候狀況可說是完全沒輒‧‧‧

不過一想到那雍容華貴的夏季電費先生,

以吾等一窮二白的庶民等級,

想與之相交都會憶起家中仍有老小嗷嗷待哺,

不敢輕啟此道黃金之門。

俗語說狗急就會跳牆,人一急就要找廁所‧‧‧

‧‧‧‧‧‧

不對!腦漿真的七分熟了‧‧‧

既然都不動都已經汗如雨下,

乾脆給他熱到極致圖個痛快!

於是乎,約了腦筋可能會閃到的人,

一起去我的母校操場玩KGB!!

就在全身都濕透天色也逐漸昏暗之時,

三個已經快要接近脫水狀態的人,

拖著疲憊的腳步準備踏上歸途的此時‧‧‧

忽然發現‧‧‧行政大樓怎麼不見了!?

一向高高在上睥睨這個男校的正咩瑪利亞,

怎麼也一改她女王般君臨男校那嶽峙淵渟的姿態,

幻化成嬌羞的少女躲進大宅深處的閨閣之中‧‧‧

這讓我不自覺的小小失落了一下‧‧‧

細想時代對於曾經有過的回憶及文化所做出的衝擊,

實在不可謂不大‧‧‧

只是相較於數十萬人的引領,

一個學校傳統及文化的維持,

似乎有著無足輕重的錯覺‧‧‧

但對於由這間學校畢業的我來說,

卻是實實在在造成了某一程度的打擊,

畢竟回憶中的某一部份崩解的感覺,

必然會造成個人感性範疇些許不快吧!

傍晚的涼風吹不走微微的愁思,

不過卻可以藉著汗水吹走我身上的熱度~

一個再平凡不過中性的天候現象,

卻可以由於心境上的不同,

造成兩樣大相逕庭的思緒在腦中奔流‧‧‧

我不經意的笑了‧‧‧

人啊!果然是矛盾的集合體!!

歷史上被質疑了近無限次數的問題,

我用絲毫沒有任何新意的方法,

再度將之驗證了一次!
[PR]
# by midamaiya | 2009-08-03 01:05 | 囉哩叭唆 | Comments(0)

引領期盼的捷運

就在昨天!!我又有一個同學被捷運迷惑而成為三重人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而且還不是傳說中明年會通車的蘆洲支線呦~

目前仍舊虛無飄渺的 環 狀 線 XD

所謂環狀線呢~就是從內湖繞經三蘆、新莊、板橋、雙和、新店最後接木柵的的捷運路線,

其實‧‧‧我覺得這條線太夢幻啦‧‧‧

等到這條線真的接好時,他大概會是已經要考慮換房子的年紀了XD

不過話說回來,搬來這邊住也不錯,

至少以後撞球積分賽會多一人的紀錄~

昨晚在過去幫阿信慶祝的路上,

因為走小路比較安靜也沒紅綠燈,

因此我是能走小路就走小路,

不過也因此看到了第一次發現的景象XD

南部夏天的夜晚,稍微鄉間或郊外的地區,

常會看到三五人在大馬路邊坐在涼椅上,(北部多半只有中秋節才看的到這情況)

邊泡茶邊閒話家常(更鄉間一點的就是在三合院的院子了^^)

一直都很嚮往這樣子的氛圍及感受,

只是以前一直都是當繞著這群恆星轉的行星或衛星,

自己要當恆星之時‧‧‧才發覺恆星要散發出來的光和熱‧‧‧

是需要這麼強大的能量才足以支撐起一個小小的星系‧‧‧

不禁想像自己的不足何時才能夠補足呢?

加油!加油!加油!
[PR]
# by midamaiya | 2009-07-01 02:03 | 柴米油鹽 | Comments(0)

夏夜沒有晚風‧‧‧

天空飄著即使淋一小時也不會濕的雨點,

耳邊傳來不愛北極熊的馬達運轉聲,

漫步在往頂好的路上‧‧‧

口中的痛楚如同漲潮的潮水一陣一陣湧來,

是的‧‧‧我今天再度提起勇氣去拔牙了‧‧‧

一顆自己看了都覺得好髒的牙‧‧‧(真的刷不到咩‧‧‧ 囧rz)

回到家後,正當麻醉鳴金,而痛覺像睡獅般漸漸甦醒時,

決定以冰冰涼涼的可樂為媒介施用冷風術擊潰痛覺大軍時,

挖哩咧‧‧‧冰箱沒有半罐可樂跟尚青A台灣啤酒‧‧‧

喵的咧!誰喝完沒補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養樂多跟情人果冰棒也在昨天告罄‧‧‧(實在是太熱了‧‧‧)

這悶熱的天氣雖然每年都得經歷一次‧‧‧

但‧‧‧總是無法習慣‧‧‧

總還是想念夏夜平原輕輕拂過髮梢的風‧‧‧
[PR]
# by midamaiya | 2009-06-24 02:25 | Comments(2)

塵歸塵 土歸土

不會痛痛了,雖然你痛痛時也都沒有哭喊‧‧‧

不用每天吃藥了,雖然為了閃躲吃藥你連輪擺式移位都學會了‧‧‧
[PR]
# by midamaiya | 2009-06-12 02:17 | 起落無常 | Comments(0)

下不了標題‧‧‧

最近幾天一直想要寫一下記事,

卻總是開了又關、關了再開,

如此反覆兩三遍兩三天後,

才想到如果沒有主題,

照心意的絮絮叼叼,

寫出來的東西會很可怕吧‧‧‧

今天,看著一般的芭樂綜藝節目,

聽見一首歌‧‧‧一首稍稍紅了眼眶的歌‧‧‧

=========================================

張三的歌  

詞、曲﹕張子石

我要帶你到處去飛翔 走遍世界各地去觀賞
沒有煩惱沒有那悲傷 自由自在心情多開朗

忘掉痛苦忘掉那地方 我們一起啟程去流浪
雖然沒有華廈美衣裳 但是心裡充滿著希望

我們要飛到那遙遠地方看一看
這世界並非那麼的淒涼
我們要飛到那遙遠地方望一望
這世界還是一片地光亮
[PR]
# by midamaiya | 2009-06-06 03:20 | 茶餘飯後 | Comments(1)

侵蝕...

由衷希望是我的判斷錯誤‧‧‧

跟胖胖玩時‧‧‧忽然發覺之前受傷的腳走路有些許的異樣,

就如同饕餮一般的團塊‧‧‧無止境侵蝕的象徵,

用充滿惡意的氣息占據了胖胖左大腿間的隙縫‧‧‧

痛徹心扉的感覺突然一股勁地湧了上來,

伴隨而來的是似曾相識的不捨及恐懼‧‧‧

明天‧‧‧盼望醫生的言語能讓胖胖獲得救贖‧‧‧

想要奇蹟‧‧‧
[PR]
# by midamaiya | 2009-05-18 01:21 | 起落無常 | Comments(0)

無力感‧‧‧

各個方面都不是那麼的順遂,

名為積極的羽翼滲出了些微的血絲,

夜了‧‧‧內容稍後‧‧‧
[PR]
# by midamaiya | 2009-04-30 02:47 | 囉哩叭唆 | Comments(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